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求是日報

生態環境損害不是一罰了事

2019-04-07 15:22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生態環境損害不是一罰了事 短短幾個月,堆滿建筑垃圾的廢墟,變成干凈整潔的公園,綠植環繞的小道、休憩賞景用的涼亭、簡易的鍛煉器械分布其中,成為附近居民茶余飯后的好去處。 這不是變魔術,而是浙江省紹興諸暨市店口鎮8家被查處的污染企業自愿共同出資建設的生
生態環境損害不是一罰了事






短短幾個月,堆滿建筑垃圾的廢墟,變成干凈整潔的公園,綠植環繞的小道、休憩賞景用的涼亭、簡易的鍛煉器械分布其中,成為附近居民茶余飯后的好去處。
這不是變魔術,而是浙江省紹興諸暨市店口鎮8家被查處的污染企業自愿共同出資建設的生態警示園,也是浙江省首個生態環境損害替代性修復場地。
生態環境被破壞一罰了事不是目的,教育警醒再加身體力行、實踐補償才能讓生態保護意識真正入腦入心。
2015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方案》。
2016年,浙江省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將紹興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列為重點突破項目。
近年來,紹興市先后出臺了《紹興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工作方案》《紹興市生態環境損害修復管理辦法》等文件,建立了較為完善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體系。
在前不久揭曉的浙江省政府法制工作創新項目評議結果中,紹興市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創新”成功入選“十佳”項目。
創新探索打牢制度體系根基
環境好不好,讓數據來說話。
2018年,紹興市空氣質量綜合指數為4.02,同比改善6.1%;PM2.5濃度為37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9.8%;生態環境質量公眾滿意度調查得分85.2,同比提升4.41。
紹興市生態環境局黨組書記、局長方林苗介紹,當地綜合運用鑒定評估、賠償磋商、公益訴訟、生態環境修復等手段,通過案例實踐,驗證生態環境賠償制度體系,走出了一條接地氣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探索之路,為全國范圍內推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和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有益的經驗和模式。
近年來,在省生態環境廳的組織指導下,紹興市法制辦、檢察院、法院和環保等部門緊密合作、職責分明、有序開展,從制度、機制、能力建設著手,出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系列文件和制度,構建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的整體框架,打牢了制度體系根基。
2016年8月,紹興市將建立完善大氣污染損害賠償制度寫入《紹興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以法規的形式確定環保部門可以通過磋商、行政協調等途徑確認排污單位承擔生態環境修復、損害賠償等責任。
2018年6月,紹興市在全國設區市率先出臺《紹興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進一步明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范圍、責任主體、索賠主體、損害賠償解決途徑等,加強鑒定評估管理,完善資金保障及運行機制。
《法制日報》記者發現,在紹興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附件中,13個部門單位的工作職責以表格形式列出,一目了然。
該方案細化了損害賠償適用范圍,如規定“發生一般及以上突發環境事件”即需要承擔損害賠償責任,同時增加了“非法排放、傾倒危險廢物3噸以上的”“發生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造成直接財產損失30萬元以上的”等情形,擴大了損害賠償的范圍,便于實際操作。
隨著紹興試點工作從制度到實踐的層層推進,有力地喚醒了“環境保護人人有責”的意識,形成了損害擔責的共識。
創立生態環境損害救濟模式
企業排放污染氣體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等到的不是罰單,而是一份《紹興市環境保護局生態環境損害修復協議》。
去年12月,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份生態環境損害修復協議作出了司法確認,這在浙江尚屬首例。
2017年4月,諸暨市環保局會同公安機關對某鎮的在線監測布控設施進行突擊檢查時,發現某建材企業采用在監測取樣管上套管子,并噴吹石灰水中和污染氣體等方式干擾自動監測數據。
該企業長期以來存在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氣體超標排放的行為。據評估,該企業違法排放的大氣污染物已被周邊大氣生態環境稀釋自凈,造成生態環境損害數額人民幣110余萬元。
接下來,這家企業經過多方磋商,紹興市環保局同意該企業以替代修復的方式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即出資完成異地的生態環境整治工程,由第三方機構對工程進行評估驗收。如企業未按照約定時間、地點完成修復,環保局有權向其追償全部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金。
通過協商,該建材企業在承擔110余萬元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的基礎上,自愿追加資金投入175.6萬元,合計286萬元用于該鎮另一個村內的生態修復工程,并承諾于2018年10月31日前完成。2018年11月,紹興市環保局就該協議向紹興中院申請司法確認,12月底紹興中院裁定協議有效。
讓污染企業以承擔修復費用形式承擔賠償責任,并通過協議明確具體金額及修復方式,真的可以嗎?
記者了解到,早在2017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就印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明確在生態環境損害發生后,賠償權利人可就損害賠償調查、鑒定評估、修復方案編制等工作等與賠償義務人進行磋商;生態環境損害無法修復的,實施貨幣賠償,用于替代修復。
但此時,雙方簽訂的協議尚沒有強制執行的效力。根據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簽訂主體可就該協議向人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在確認有效后,賠償義務人如不按照協議履行,賠償權利人及其指定的部門或機構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紹興引入行政磋商機制,創立以修復為主的恢復性生態環境損害救濟模式,目前已開展賠償磋商案件15起。
紹興中院黨組書記、院長唐學兵說,損害賠償制度磋商先行,在傳統訴訟之外謀求更為高效和諧的替代性糾紛解決方案,減少了法院的訴累,節約了行政和司法資源。紹興市在全省率先成立了環境資源審判庭,以“行政磋商,司法保障”為原則的磋商性機制的創立,彌補強制性行政手段和公益訴訟的短板,有效促進生態環境保護管理效率的提升。
承擔多元生態環境責任方式
紹興市在生態環境責任承擔方式制度設計和實施中,除以賠償金方式承擔外,還提出建立“修復項目庫”,形成“自行修復”“替代修復”和“異地修復”的責任追承方式,引入公眾參與和信息公開制度,在打擊生態環境犯罪的同時,起到了很好的教育和警示作用。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某某實施污染環境的違法行為,嚴重破壞生態環境,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去年3月,紹興市首例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在越城區人民法院第24號法庭內開庭,越城區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錢昌夫作為該案的公訴人和公益訴訟起訴人,向法庭宣讀起訴書。
能容納140人的法庭座無虛席,原來此次審判應邀觀摩的還有各市檢察院、基層檢察院相關負責人員和20余名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據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某某未經相關部門批準、許可,在其自行搭建的小屋中雇傭被告人李某德私自進行金屬發黑作業,并通過事先建造的地下滲坑及暗管排放非法作業所產生的廢水2.5噸。
經監測、鑒定,金屬發黑作業后排放的廢水中含有重金屬污染物鉻和鋅,對周圍的地表水及土壤生態系統造成生態環境損害。另外,地下滲坑中仍積有《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列明的危險廢物未處理。
檢察機關在起訴書中認定李某某等人違反國家規定,排放有毒物質,嚴重污染環境,構成環境污染罪。同時,依照有關法律規定,被告人李某某應當承擔消除危險、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故越城區檢察院一并提起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訴請依法判令被告人李某某消除危險,依法處置加工點地下滲坑中留存的污泥,賠償生態環境修復期間服務功能損失人民幣18708元,并承擔監測、鑒定費用人民幣30600元。
該案審判長、越城區法院院長王駿當庭對該案作出判決,認定兩被告人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李某某有期徒刑9個月、緩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要求依法處置加工點地下滲坑中留存的污泥并承擔相應處置費,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恢復期間服務功能損失費人民幣18708元,并承擔監測、鑒定費用人民幣30600元。判處李某德拘役6個月、緩刑8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
庭審結束后,一位人大代表評價說,“通過庭審觀摩,對法院、檢察院的工作有了更直觀的認識,對原本比較陌生的公益訴訟也有了更深入地了解,公益訴訟的開展,真正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司法理念。”
上一篇:服務大農業大森林大濕地大生態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