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18选7开奖结果
求是日報

生孩子?從生育理由到孕期焦慮

2019-04-06 10:35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生孩子?從生育理由到孕期焦慮 懷孕之后,同齡的親戚在聚餐時問我為什么不考慮生育之后當全職媽媽,我非常詫異。為什么女性要被期待成為全職媽媽?由于生理原因,懷孕生娃不可避免地需要女性來承擔,可是為何育兒也要全權交給女性來負責? 不少學業成績一貫優
生孩子?從生育理由到孕期焦慮


懷孕之后,同齡的親戚在聚餐時問我為什么不考慮生育之后當全職媽媽,我非常詫異。為什么女性要被期待成為全職媽媽?由于生理原因,懷孕生娃不可避免地需要女性來承擔,可是為何育兒也要全權交給女性來負責?
 
不少學業成績一貫優秀的女性在以分數為最重要衡量標準的學生時代感受不到性別歧視,而是到了生育之后才切身體會到多維度的性別化的期待和性別歧視。因為生育會造成明顯的性別隔離——母嬰論壇、教育論壇、母嬰用品商店、媽媽們聚在一起聊的話題,都在固化和加深這種性別隔離,這種看似自然形成、自我選擇的過程,也是社會建構的結果。
 
通過這篇文章,我想結合學術和個人體驗談一下生育決策,以及懷孕之后的生育焦慮。我認為,中產的育兒焦慮并非從娃出生之后開始的,在娃還沒出生之前就已經存在。
 
為啥要生娃?
 
最近兩年我和合作者陸續訪談了將近30位二孩媽媽,在談到生育決定時,是否生第一個孩子對她們而言幾乎不是個需要考慮的問題。但對于我而言,不生育的理由和生育的理由都有很多,大多數時候,不生娃的理由更加充分。
 
很多人把生育自然化(naturalised)了,認為這是在順從人的“天性”,并不是一個值得深究的話題。但避孕技術和生殖技術的發展,使得不生育、體外受精、代孕等等成為可能。過去很多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需要進一步反思。人之所以為人,就在于超越了所謂生物性,發揮自己主觀能動性,創造價值。
 
Overall (2012) 在著作 Why have children: the ethical debate 里提到,很多人覺得生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不生娃則需要合理化自己的選擇。Overall覺得,正因為生娃會永遠改變自己的人生和娃的人生,并且娃的出世是個不可逆轉的過程,因此這比大多數人生選擇都更加重要,更需要審慎,需要去合理化。這點我很認同。正因為想做負責任的母親,也知道生育帶來的巨大人生改變,所以才不會輕易做決定。
 
生育是個倫理問題。在未生育時,我和伴侶以及身邊的朋友有時會進行生育相關的倫理討論。例如,明知孩子生下之后很可能有生理缺陷,是否應該生下來?如果女性在長期受家暴的情況下,企圖通過生育來緩和家庭關系,那么孩子出生后很可能會在脆弱的環境下成長,這樣的生育決定是不是不道德?我們把一個生命帶來世間,并沒有也無法事先征得ta的同意,把ta帶來世間意味著死亡是其終點,那么我們身為人父母,從某種意義而言是否是劊子手?是不是道德上有問題?
 
是否生育、何時生育是個很復雜的決策過程,這可以從生理學、心理學、社會學、經濟學等多學科去解讀,涉及到決策的關鍵人物很可能包括夫妻雙方和上一代。
 
生育決策包括很多非理性的因素,無法從單純的成本收益角度來分析。許多多老師在《中國家庭 | 在育兒上,為何我們不滿游戲規則,卻隨波逐流》一文中提到,父母對孩子的投入變得不計成本,不求經濟回報。在大城市的中產階級家庭,把一個孩子從出生培養到讀完大學,以至出國留學,需要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直接經濟投入,這還不算買學區房等間接投入。而孩子出國后很可能在國外定居,難得回國一次。在父母年邁之后,也很難身體力行照顧父母。這樣從成本收益的角度而言,是一樁“虧本買賣”。那么為什么還有這么多家庭趨之若鶩,要讓孩子讀國際學校,出國讀書?由于篇幅有限,在這里只是拋磚引玉,供讀者們思考。
 
生育也是女權主義研究和家庭研究中經久不衰的話題。Meyer(2001)強調女性在生育決策中應該有自主權。但在現實中很難區分女性的生育選擇是否真的是遵從自己內心的選擇。即使女性認為生育是她們的自主選擇,也很難辨析這到底是女性事后在回顧生育決策過程中的自我合理化,還是女性把社會對于她們的期待內化于心,認為生育是她們應該做的事情。
 
在我對二胎媽媽的訪談過程中,有被訪者認為生育是對家庭負責,而不生育顯得“太自私”。這種觀念在歐美也不罕見--生娃的認為不生娃的女性“自私”,不生娃的認為生娃的是被男權社會洗腦了。我們需要承認的是,首先,生與不生的理由都有很多,如果我們真的能設身處地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可能會發現我們能理解她們生或者不生的理由。其次,雖然媒體會宣傳“恐婚”、“恐育”,雖然婚姻推遲和生育推遲是個全球范圍的趨勢,但在中國,乃至整個世界,絕大多數女性最終還是會生娃。
 
在嚴肅地思考過生育話題之后,我為什么要生娃?這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的。仔細回顧,最重要的原因包括四點:一、我和伴侶的工作時間靈活,這決定了我們可能可以做到工作、家庭兼顧。雖然我們有“非升即走”的工作考核壓力,但大學老師這份工作已經比大多數工作更加對家庭友好。
 
上一篇:小米手機國內銷量同比下降31%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推薦